网站公告

  • 电话号码: 021-66698888
  • 咨询热线: 021-66898880
  • 手机号码: 15020217966
  • 邮箱: test@dedecms51.com
  • 地址: 上海市浦东区玉沙路
  • 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网站公告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动态 > 网站公告 >

递了辞职信也不能说走就走

  本网记者 王珏 通讯员 贝司

  2015年4月,河南省实验中学老师顾少强因留下了“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辞职信而爆红。这也使得不少人在面对工作压力时,不禁会萌生出甩下辞职信,“立刻去世界看看”的冲动。然而实际上,如此“潇洒”的辞职,在现实中往往是难以实现的。

  每到春节,职场上也有不少人趁着节假日辞工回家,虽然每个员工都有辞职权,但如果不顾法律相关规定,滥用这个权利,也有可能给自己带来不利的后果。

  未提前三十日提出,即使交了辞呈也属非法解除劳动合同

  在现实生活中,有人辞职心切,今天刚提交了辞呈,明天就想马上离开,最后因各种原因而被用人单位拒绝。此时,他们往往感到不解:“作为劳动者,具有是否从事职业劳动、从事何种职业劳动、何时从事职业劳动、进入哪一个单位工作的自主择业权。既然我已经提交辞呈,我想走就走,单位应该无权干涉我的离职呀?”

  去年7月,在北仑某机械厂做操作工的周某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称已为他联系好一个单位,对方出的工资更高,建议他立即向原单位辞职然后到新单位“高就”。当天,周某就迫不及待地把辞职申请交给公司领导,然后准备立即离开。但由于周某是技术性很强的数控车床的操作工,不是随便找一个人就可以替代的,因此,他的要求被公司拒绝。公司表示,周某即使想辞职,也必须提前一个月通知公司,不能搞突然袭击,如果给公司造成经济损失,就要承担相应责任。

  周某还算是有理智的人,他在咨询了律师后,才明白自己想立即走人并不符合规定,尤其是在用人单位对此持反对意见的情况下,如果自己仍然不顾一切拍屁股走人,公司真的追究起责任来,自己很可能得不偿失。在此情况下,周某又等了一个多月,把全部手续办妥后,才离开了这家公司。

  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七条、第九十条规定:“劳动者提前三十日以书面形式通知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劳动者违反本法规定解除劳动合同,或者违反劳动合同中约定的保密义务或者竞业限制,给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违反〈劳动法〉有关劳动合同规定的赔偿办法》第四条也指出:“劳动者违反规定或劳动合同的约定解除劳动合同,对用人单位造成损失的,劳动者应赔偿用人单位下列损失:(一)用人单位招收录用其所支付的费用;(二)用人单位为其支付的培训费用,双方另有约定的按约定办理;(三)对生产、经营和工作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四)劳动合同约定的其他赔偿费用。”

  “在这个案例中,周某原计划在提交辞呈后就立刻离职到新公司‘高就’,但他的辞呈遭到公司的拒绝,公司的理由是其没有按照规定提前三十天通知公司,如果其坚持离职,就属非法解除劳动合同。”区司法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由于周某的岗位有较强的技术性,如果他突然离职,将造成该岗位的空缺,甚至对整个公司的生产造成不利影响,使公司蒙受直接的经济损失,因此,周某原本计划的交了辞呈就走人,是一种不符合规定的危险行为。

  约定过服务期限,提前辞职须承担违约责任

  一些劳动者入职时,用人单位在与其签订劳动合同时设置了特殊的条款,其中规定劳动者离职必须符合特殊要求,否则要承担相应责任。按照规定,只要这种劳动合同为双方自愿签订,且不违反法律规定,就合法有效,双方都必须遵守。

  马某2015年入职北仑某公司后,公司曾出资20万元送其到国外参加一项专门的技术培训,为此,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规定,马某五年内不得离职。马某完成技术培训回来后,任职于公司的一个重要岗位,工作压力较大。之后,马某觉得自己的付出与获得不相称,便要求增加薪资,但遭到公司拒绝。

  2017年底,绍兴一家企业向他发出邀请,开出的薪金也高于其任职的公司,在这种情况下,马某渐渐产生了离职的念头。2018年春节过后,马某终于下定了“跳槽”的决心,并向公司提交了书面辞呈,表明将在一个月后解除尚有2年多才到期的劳动合同。而公司则明确表示:马某之举属违约,如果一定要离职,须赔偿公司培训费用和其他经济损失共10万元。

  “本案中的马某,当初与公司自愿签订的劳动合同中,有必须在公司至少工作5年才能离职的条款,而且,这一条款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因此,马某在未到规定工作期限内提出辞职,就会构成违约,公司要求其赔偿10万元损失有法律依据。”该法律人士告诉记者,按照《劳动合同法》第二十二条规定:“劳动者违反服务期约定的,应当按照约定向用人单位支付违约金。违约金的数额不得超过用人单位提供的培训费用。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支付的违约金不得超过服务期尚未履行部分所应分摊的培训费用。”